米诺不是糯米

我不过是个辣鸡罢了_(:з」∠)_

看了全职同人歌底下的评论,心里不是很好受
很多还是揪着全职改编电视剧的事情不放
“你们三次元的人永远不会懂,二次元里有我们的信仰。”
这种话,看了很多
刚开始看到没什么感觉,后来越看心里越难受
他们不懂二次元,你们也不懂三次元啊
为什么要求三次元理解我们?
你以为,会有人理解吗?就算有人理解了,你以为,有人会让步?!
你以为会有净土之类的东西吗?!

虽然说出这种话,挺自以为是的
但是
爽了

等我补完凹凸就产粮啊——
鬼狐大人炒鸡可爱!!!
all鬼狐大法好!

【生贺】黄少天的一天

• 起名废,标题瞎起的
• 文笔渣ooc请见谅
• 私心写了大量关于黄少家庭的东西,全部私设
• 黄少退役设定

1.
今天是8月10号,黄少天的生日。

黄少天收到的第一个生日祝福来自QQ助手。

说实话要不是它黄少天几乎忘了今天是自己生日,黄少天对这种生日节日纪念日向来不怎么感冒。男人嘛,搞得那么磨磨唧唧干什么,黄少天这么想。

不过多亏有了它的提醒,黄少天才不至于被接下来就是大波大波的消息轰炸吓到。这是黄少天退役后的第一个生日,粉丝们的热情似乎远比想象中要高上不少。

——看来本剑圣的影响力果然还是不可小觑的,恩。

黄少天有些得意洋洋地想着,生日的缘故,他的心情自然不错。在微博以及QQ上回复了职业选手们的生日祝福,一切弄完以后,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他饿了。

从早上起来就一直在忙着刷新微博QQ,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到现在还没吃饭。在家里翻翻找找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一点食材。基于宅男不想出门的本能,他拿起手机叫了份外卖。

恩,既不是长寿面也不是生日蛋糕,就是最简单的快餐。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这个生日过得也不怎么样。

2.
现在的时间是8月10日上午11时30分,我们的寿星黄少天正抱着半个西瓜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上放着很普通的综艺节目,却不知道戳中了黄少天哪根神经,黄少天趴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

#震惊!昔日剑圣黄少天大白天一个人在家里发出奇怪声音所为何#
#我的少天呦你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黄少天的笑点会这么低,导演这和剧本上不太一样#

如此不顾形象的后果就是……他华丽丽地被西瓜汁呛到了。

“可能是被张佳乐附体了吧。”某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叶先生如此嘲讽到。

然后遭到了闺蜜二人组的双重反击。

当然这是后话了。

3.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接到了黄家二老的电话,无非是祝黄少天生日快乐以及让他回家吃顿饭云云。

果然是亲生的,某位刚开始完全不记得自己生日的寿星一边应着声一边这么想着。

挂了电话,电视里也刚好开始放起了广告。黄少天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于是他看着一张张完全不熟悉的脸有点懵。

——确定这些真的不是一个人么?

黄少天有点怀疑自己患了脸盲症,不过下一秒他就确定了他什么事儿也没有。

因为他终于认出了一个人。

恩……周泽楷。

好吧。

黄少天深切的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落伍了。

4.
综艺节目放完了,接下来就是电视台重播昨天晚上的八点档苦情伦理剧。

黄少天对这种东西并不感冒,于是他关了电视。眼看着和黄家二老约定的时间还早,他索性用流木的号上了荣耀。

无所事事地打了会儿野怪以后,黄少天眼睛一亮。

[系统: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

流木:老叶你终于被我逮到了吧哈哈哈哈哈,pkpkpkpkpk!这次你别想跑!

君莫笑:呦呵少天大大生快啊,怎么今天还有闲心上荣耀啊。

流木:这不是因为生日才闲得慌嘛,老叶我告诉你你别想别叉开话题,就冲着我生日的份上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跟我pk!都那么久了你就跟我pk一场能怎么样啊?pkpkpkpkpk!

[系统: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下线]

……叶修我X你大爷。

5.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黄少天拔出账号卡,关了电脑。

想着挺久没回家了,黄少天先是去楼下买了点补品水果,然后叫了辆出租车。

黄少天其实会开车,但是黄父有点酒瘾,儿子过生日黄父是一定会拉着黄少天一起喝上一点的。本着开车不喝酒的良好认知黄少天决定还是打的比较好。

黄家二老也挺久没见到黄少天了,黄母开了门看见黄少天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笑得嘴都合不拢,一边接过东西一边却还抱怨着“干嘛又买这么多东西我和你爸又不缺什么”,但是眼睛眉梢分明满是喜悦。

黄家人对于生日向来不怎么看重,黄少天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今天黄家二老哪里是想给黄少天过生日,分明是思念黄少天借这个机会想让他回一次家。

黄少天看得清楚,也不点破。心里盘算着也是自己对黄家二老关心不够,这么一想倒是有点儿内疚了起来。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歌是老了点儿,可是话在理不是?
黄少天默默的想着。

……好像突然有点想唱歌了。

6.
知父莫若子,就像黄少天想得那样,黄父果然兴致高涨,拉着黄少天就要喝酒,然后遭到了黄母的一记白眼。

“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别总拉着他喝酒,少天不喜欢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确实,因为是职业选手的原因黄少天之前的确不怎么喝酒。但考虑到有些必要的时候不会喝酒也确实不行,所以黄少天酒量还是有一点儿的,只是因为要打荣耀不经常喝罢了。

不过现下他都已经退役了,少喝一点儿倒也无妨。

“没事,妈,少喝点儿不碍事的。”黄少天想到这就开了口。

“哎呀你别被你爸带偏了,酒那东西有什么好喝的,”黄母的语气中带着些鄙夷,“少天你好不容易回家一回,来来来跟妈聊会儿天。”

然后黄少天就看着他妈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

“少天啊跟妈说说,现在有没有对象啊?有的话有时间领回来给妈看看……啊?还没有呢?没事,妈跟你说,隔壁陈叔家那个闺女,长得可好看了,性格还好……”

……啊,原来如此。
这么一看他的话唠绝对是遗传的。

7.
酒也喝了,天也聊了,相亲也安排好了。指针慢慢地走过了十一点。

黄家没有多余的客房,这下黄家二老算是想留黄少天都留不住了——总不舍得让自己儿子睡沙发是吧?

黄少天看着黄家二老失落的样子有点心疼,再三保证了以后一定会经常回来看望才好不容易让黄家二老情绪又高涨起来。

跟哄孩子似的,黄少天想。

连带着就想起来几天前不知道在哪儿看过的心灵鸡汤,说的是『你小的时候父母细心呵护年幼的你,等你长大了以后更要用加倍的细心回报年老的父母』这样几百年都不带腻的梗。

这么想来倒是在理,黄少天忍俊不禁。扭头向守在窗边看着他远去的父母挥了挥手。

8.
等黄少天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12点。

准确来说,现在已经不算是黄少天的生日了。

黄少天躺在床上,梳理着今天——啊不,应该说昨天发生的一切——他从很久以前就有这个习惯,到现在也还一直保存着。

总得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日。
最后他这么下了结论。

然后笑着闭上了眼。
End.

感谢包容我的辣鸡文笔!
祝我们亲爱的剑圣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黄喻R】相拥而眠

祝我们的剑圣黄少天生日快乐!

蹭下生日的热度发篇黄喻的肉【你还好意思说

防吞走外链qwq

https://m.weibo.cn/5226283769/4138936182248169

【叶喻】告白

*双向暗恋设定
*文笔渣ooc慎入,不是谦虚!真的渣!
*突发奇想的段子,贼短
*没了,祝君食用愉快qwq

叶修向喻文州表白的时候,正是秋天。

喻文州正在蓝雨楼下散步,踩着大片大片金黄的树叶,感受着已经变凉的微风。

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陌生号码。

喻文州心知自己不能随便接起陌生的电话,但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和他的理智较劲,微弱却坚定。

那或许是他的直觉,喻文州后来这么想到。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按下了“接通”键。

喻文州有些懊恼——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理智了。

那边没说话,只有一阵阵“呲啦呲啦”的杂音传来,喻文州却已经在心底隐约下了结论。

是叶修,他想,一定是叶修。

喻文州没说话,他在等着对方开口。他知道叶修从来不用手机,如果真是叶修打来的那一定是他有要紧事。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文州,”喻文州听见那边的人开口唤他的名字,果然是叶修。叫喻文州“文州”的人有很多,但从没有人能说得像叶修一样。叶修的语调温柔,尾音有些轻微的上挑。他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喻文州耳中,近得像是叶修正凑在喻文州耳边说话。

强压下去的爱恋又冒出了头,喻文州感觉有些不妙,他吞了口口水,几乎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他喜欢了叶修那么多年,克制了那么多年,而现在叶修的一句话就能让他溃不成军。

喻文州忽的感觉有些挫败,他轻咳了一声,回应着那边的人,“恩……叶神?”

一张嘴才发现自己口干舌燥得厉害,连带着嗓音都有些沙哑。喻文州苦笑了一下,这该死的暗恋。

喻文州忽然有一个想法,他想向叶修表白,就算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况且叶修也不是那种人,喻文州这么想,顶多叶修拒绝了,然后两人再见面会有些尴尬罢了。

他几乎就要开口了,这时候叶修在那边开始说话。

喻文州有点庆幸,幸好他没头脑一热说出来,否则这么多年的小心翼翼可就白费了。

“咳……文州啊,”叶修清了清嗓子,声音听起来有点哑,也许是常年抽烟形成的烟嗓,可是又不怎么像。

“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哥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喻文州一瞬间瞪大了眼。

叶修在那边也有点心虚了,他的淡定也是强装的,任他平时再怎么冷静在这个时候也难免有点慌。

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叶修久久听不见喻文州的回音,他苦笑了一下,刚想用“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这种拙劣的谎言弥补一下——也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信——就透过手机听到了他的声音。

“恩……好。”喻文州说。

“我也喜欢你。”

End.

我写了啥我写了啥不忍直视……【捂脸】
谢谢不嫌弃我渣文笔的人!你们都是天使!笔芯!【明明都很嫌弃好吧

【叶黄】回笼觉

· 突发奇想的一个段子

· 叶黄刚开始同居设定,甜掉牙的日常

· 文笔渣ooc预警 

· 没了,祝使用愉快qwq


黄少天睁开眼,入目是有些陌生的天花板。

 

他一时间有些恍惚,直到目光扫到身旁依然在熟睡的男人才恍然想起来:是啊,他和叶修已经开始同居了啊。

 

黄少天瞥了眼墙上的挂钟,6:30。夏天的关系,这个时候天已经亮得差不多了,阳光没被窗帘完全遮挡住,半遮半掩地照进来一些,显得室内的气氛异常温馨。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即使他是个大男人,还是被这种从未体会过的气氛触动到了。

 

心中一软,黄少天翻了个身,仔细打量自己的恋人。

 

有些虚胖的脸上挂着不深不浅的眼袋,因为常年面对电脑的原因皮肤也算不上好。好在叶修属于那种耐看的人,乍一看看不出什么来,反倒是越看越顺眼。

 

黄少天看久了以后心里突然升腾起一种奇异的情感,大概是自豪和喜悦交错的感觉。用小学生作文的语言来说,就是——有点甜滋滋的。

——这个男人是我的。

 

黄少天这么想着,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甚至不小心笑出了声。

 

叶修睡得本来也不沉,黄少天在这折腾半天了,他想不醒都不成。叶修眯缝着睁开眼,透过朦胧的视线就看见黄少天看着他笑,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

 

“呦,少天大大,怎么一起来就给自己加戏啊。”

 

“去去去,我靠老叶你情商就不能高点吗。”这么一弄黄少天心里好不容易升腾起那点温情也没了,他坐起来就是一幅和叶修开吵的架势。

 

“得得得,算哥错了,”叶修这还困着呢,哪里有闲空和他闹。他支起身子凑近黄少天,跟他咬耳朵“话说,昨天晚上折腾到那么晚,少天你不困?”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你大爷!要不要脸要不要脸!”黄少天本来就因为叶修的突然靠近有些不自在,听他说出这种话顿时红了脸。同时在心里感叹着叶修果然是联盟第一没下限,完全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脸?那是什么?能吃?”叶修一脸纯良,用几千年前的老梗反驳黄少天,看得黄少天直想揍他。

 

“行了,”看着自家恋人有炸毛的倾向,叶修决定见好就收。他冷不丁揽住了黄少天的肩膀,“你不困哥还困呢,来来来陪哥睡个回笼觉。”

 

黄少天没有防备,被这么突然一揽就跟着叶修倒在了床上,听着叶修的话翻了个大白眼。

 

——谁要陪你睡啊。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乖乖闭上了眼——我才不是要陪叶不修那个混蛋呢,我只是自己困了而已,对,自己困了!黄少天这么自我安慰着。

 

但嘴角的笑意却是藏也藏不住的。

 

END.


【叶黄】暗恋成疾(高甜)

▲第一次发文,文笔渣ooc还请见谅
△和姬友打赌写的花吐症梗,之前并没怎么接触过所以有一些东西可能不对
▲懒癌晚期,一个小短篇拖了好久,so…前后文风差异极大,提前致歉
△※欢迎提出意见,作为一只萌新我需要你们帮助我成长owo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ω・)「↓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周遭的消毒水味道刺鼻得很。夏天的广东热得简直有一种能把人烤熟的错觉,在这种天气里把自己裹成粽子绝对能悟出一身痱子,但现在粽子黄少天只感觉自己透心的凉。
     他面前的是一张病历单。
  “花吐症?!你不是在逗我吧医生!我作为一个三好青年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拉过一下怎么就得了这么玄幻的病了呢?真的假的真的假的真的假的?我不信……咳咳咳……”
     话痨属性终究没有被发挥彻底,因为黄少天开始咳嗽,他捂住嘴,过了一会放下手,几枚沾着暗红血液的玫瑰花瓣静静地躺在手心里,红得有些压抑。
    他闭了闭眼睛,难得地安静了一会。
  “一般情况下,这种病我们的检查是不会出现失误的。”
    废话, 他只是一时没有办法接受,又不是真的不相信。
   黄少天扯走了病历单,转身落荒而逃。
   背影看起来居然有点狼狈。

    虽说现在总有人标榜着“你并不懂你自己”这样的中二言论但黄少天以为自己还是足够了解自己的。
    比如说,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叶修。
    但他也觉得这种中二言论也不无道理。
    比如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叶修那个要颜值没颜值要气质没气质脸皮还厚到逆天的混蛋。
    他一直以为叶修只是他的一个目标,直 到有一天他从春天的梦里惊醒。
    好嘛,原来是这种心思。
    他没什么挣扎就坦然接受了,反正在这之前他也不是一点没意识到。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喜欢叶修喜欢到这个地步。黄少天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视线停留在颈部——那里总是有一种被哽住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忽然一阵咳嗽,黄少天捂住嘴,一丝殷红从指缝间渗出来。
   花瓣,又是花瓣,只是这次似乎比往常更多了些。
   更严重了么……黄少天跌坐到身后的沙发上,想到了自己在网上查阅的有关花吐症的资料。
   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吻的话,就会死吗……
   黄少天闭上眼,掩去了眼底的神色。

   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以后黄少天决定向叶修表白。
   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试一试。
   说不定老叶也是喜欢自己的呢,也许这也算是老天给他的机会……?
   黄少天仔细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性,然后默默地否定了这种情况。
   叶修怎么可能喜欢男的,就算可能也不会喜欢他……
   心脏传来轻微的疼痛感,他怎么说也还是无法坦然的面对这件事——即使这是现实。
   揉了揉因为长期咳嗽而疼痛不已的头,黄少天决定放弃思考这些事情。做事磨磨唧唧地可不是他的风格。
   他打开电脑,订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
   失败了又能怎么样,还能比现在更糟吗。

   话是这么说但等真正站在叶修面前时黄少天还是不免犹豫了。
   “呦,怎么不说话,被哥的美貌帅呆了?”叶修看着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的黄少天摸着下巴上有些长出来的胡茬调侃着。心里想着这小子是受到了什么打击居然那么安静。
   “叶修…咳…”黄少天的嗓子因为长期的咳嗽有些沙哑,他清了清嗓子,“你知道花吐症么?”
    “你嗓子怎么了…你得了花吐症?”叶修何等细心,听黄少天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了。花吐症是最近才出现的一种新型疾病,即使宅男如他也不免有些耳闻。
      “恩。”黄少天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一边观察叶修的面部表情一边盘算着待会该怎么表白——他现在有点儿后悔自己这么冒失就跑来的举动,怎么说也得有点准备啥的。
       然而这下叶修却没接话。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他的脸最后也没能揣摩出叶修在想什么。
       场面有些微妙的尴尬。
       最终还是黄少天先败下阵来,他叹了口气,语气中颇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老叶,我跟你直说了吧,我喜欢你。从挺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你来的,但没想到得了这种病,哎呀你说我背不背…你知道吧?花吐症患者必须要得到喜欢的人的吻,否则……唔!”他话说到一半,就被一片柔软堵住了唇。
        黄少天震惊地瞪圆了眼。叶修的吻绵长而温柔,双手环抱住黄少天的腰身封锁了他的所有退路,舌尖轻柔地扫过黄少天的唇瓣。令他不自觉地沉沦。
      这个吻并不激烈,也不漫长。但当两人分开时呼吸难免都有些不稳。黄少天有些发愣地看着叶修的脸,只觉得心跳一下响过一下。
    在他的注视下,叶修慢慢地勾起唇角。
  “哥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END.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希望我拙劣的文笔不会影响到你的心情qwq铭谢

呜哇哇太可爱!
献上膝盖

羊肝菌_:

跟我念:你个~

我就是想问问喜欢食发的都把发发养到几星了
还有你们萌关于食发的什么cp
最后——
各位大佬求扩列啊QWQ